早起,惊觉山岭一夜白头——下雪了!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!

    走出家门,冷风劈头盖脸,像细细密密的钢针直刺肌肤,因雪而生的欣喜立马被冻僵了。这么冷,还要去家访吗?

    元旦节前,倡议孩子们为家境贫寒的同学献爱心送温暖,孩儿们积极响应,拿来了漂亮的书包、崭新的钢笔、精致的笔袋、好看的书籍等,为了第一时间将这融融暖意送往贫困学生家中,我已和孩子说好今天去家访。但,今天实在是太冷了,再说,我的雪儿眼巴巴地盼着下雪,说好若下雪就带她去山上玩的。我该照顾哪个孩子?

    只有委屈我的雪儿了。中午放学,将小人儿托付给同事,我和搭档海燕匆匆踏上家访路。先去租住在王家坪的晓雪和小菲两家。常去,走晓雪家那道狭窄的“悬空楼道”就习惯了,不再心惊胆战,而晓雪奶奶和小菲妈妈好像也习惯了我们的到访,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 从妤菲家出来,已经一点半,我们又急急忙忙地往小尹家赶。小尹住在嘉陵江峡谷里的凉风台下,临江,寒风更硬,形成一睹冰冷的铁墙,我小心翼翼地骑了车,扎进这铁一般的冰冷里。

    到了,院子里的两只小狗大叫着扑了过来,小尹妈妈随即迎了出来,说:“这么冷,还以为你们不来了。赶快进来烤一下。”炉火正旺,屋里很是暖和。炉台上摆着糖炒栗子和葵花籽、小蜜橘,炉边放着四只小藤椅,屋里规整得井井有条纤尘不染。上回来不是这样的呀!小尹妈妈为了接待我们,一定很是精心准备了一番。

    “小尹中午没回来吗?”我问。

    “回来了的,刚刚让他舅舅送去学校了。往天就在辅导班一吃,晚上才回来。今天早上起来才跟我说,你们中午要来家访,让我接他回来吃饭。你都不知道,他还特意跟我说,这回你们来是有好消息,我不用紧张。”小尹妈妈笑着说。

    好消息?是指他最近表现好受到表扬吗?这小子天资聪颖,却懒得可怕,从四年级带上他以来,就少有认真完成作业的时候,而其父母,一面为他的学习头疼不已,一面又有心无力地听之任之。为了治他的懒病,我跟海燕也着实花了不少心思,除了隔三差五打电话沟通外,更是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为其补课……功夫不负有心人。最近,这小子有了明显好转,作业能按时完成,上课也肯举手发言,我和海燕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并大张旗鼓地予以表扬。

    “中午一回来就趴那儿写作业,写完了才吃饭,一边吃,一边往窗外张望,我晓得他是在盼你们哩。眼看都一点半了,你们还没来,就说你们还要走两家,肯定来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 想着小子眼巴巴地盼着我们的模样,再看看小尹妈妈脸

[1] [2]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