复习阶段,任务重,压力大,老师累,孩子们也不松活,课堂因此而有些沉闷,我就想方设法地活跃气氛。

    这日,听写第三单元,孩子们栽着脑袋奋笔疾书,尽管我再三提醒“抬头”,却仍“满眼尽是后脑勺”。“下一个……”该听写生字“党”了,文中的词语是“共产党”,我忽然有些犹豫,这个高频词孩子一定会写,听写不是多此一举吗?等等,我瞅瞅坐在窗前的党喆,忽然有了主意,接着说:“党喆。”话音刚落,党喆就抬起头来,一脸茫然地看着我,好像在问“我犯什么错了吗?”其他孩子也闻声抬头,看看党喆,再看看我,眼底盛满好奇,我明白他们的疑惑,却仍一脸平静。

    很快,似有孩子反应过来,问:“老师,是听写'党喆'吗?”我笑着点点头,刚刚还死气沉沉的教室一下热闹起来,有人哈哈大笑,有人自言自语说“听写党喆?”更有人不住地问:“党喆的喆是怎么写?”嘿,我就知道这看似简单的题目定会难倒一大片。从孩子们的作文(日记)中不难看出,他们同学多年,却很少认真地记住彼此的姓名,一不小心就写错字(用同音字代替),更可笑的是,甚至还有孩子连自己的名字都写错(缺胳膊少腿)。再看党喆,一向沉默寡言的他嘴角上扬,含蓄地笑着,此刻,他的心情一定很特别吧。对了,这小子一向疏于观察讷于体验,每次作文都苦恼不已,今儿一不小心成了“主角”,我正好借机指点指点。

    放学路上,我放慢脚步,和党喆比肩而行,问:“党喆,采访一下。那会儿突然听见我叫你,怎么想?”主角党喆含蓄地笑而不语,一旁的马威抢先回答说:“肯定是激动呗!”“应该不是激动。”我摸摸党喆的脑袋,示意他看着我,“正专心致志听写,忽然听到老师叫自己的名字,肯定先是一愣怔,对吗?”我望着小东西,想要他接上我的话茬往下说,他却只是点点头。典型的启而不发。没关系,那就继续听我说:“你也许会想,难道我犯什么错了吗?没有呀!不对,蔡老师刚刚叫我时语气平和,而不是生气时的‘高八度’,应该不是要批评我……全班同学听写你的名字,肯定是第一次吧,所以,这堂课对你而言就是特别的。如果把你的心理活动和同学们的反应都写下来,就是一篇生动的作文。”小子终于开口,笑着说:“嗯。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 是否真的知道,我不能确定,但,这节课总是快乐的,孩子们也会因此意留心同学姓名的正确书写。我想好了,下学期,一定找时间逐一听写全班同学的姓名,还有任课老师的。